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四零六章 猛火攻心
    第四零六章 猛火攻心

    早在紅4o軍時期,4o軍教導團內就有了一個專門研究戰術的小組。(《》)(《》)

    十年之后,教導團為4o軍內部輸入了大量的軍事指揮員,在最出色的營團級指揮員無疑例外都是出自這個戰術研討小組的成員。

    古敬生也是其中之一,但是和其他戰友不同的是他對單一的進攻和游擊戰興趣不大,反而更注重于對防御體系的研究。而且最喜歡就是對城市防御戰的研究,但可惜的是,在軍中城市防御戰并不被重視,也沒有機會打這樣的仗。

    因為這涉及到很多問題。

    就像是傅作義在涿州一萬人被張學良東北軍部近十萬包圍,苦戰三個月后竟然損失不到3ooo人,堪稱在中國將領中城市防御作戰的第一人。但傅作義的指揮作戰中,還不僅僅是在防御上下功夫,他的防御體系也有進攻的元素。不然靠著僅有的城墻,怎么可能抵擋得主十萬大軍的圍攻呢?

    古敬生的想法來的更加特別,用防御戰來大量的消耗敵人。

    也就是在戰役甚至戰略中的戰略爭奪點的防御構建。

    不過他在教導團中也不過是一個營級脫產干部,人微言輕,根本就沒有人聽他的那一套。

    反正要證明古敬生的那一套體系的成功,還需要營造一個被圍攻的城市戰場。這別說在中國,就是世界范圍內也不會有那個國家瘋狂到為了驗證一個戰術的成功與否,把一個城市拆掉當成演習戰場。

    而且整個演習中動用的兵力也非常龐大。

    所以,古敬生一直在軍隊中被稱為瘋子參謀,當然整個稱號在他擔任22團團長之后,被改成了‘瘋子團長’。

    腦袋中有瘋狂的想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擁有了這個想法還一直想著要付諸現實的人才會可怕。古敬生做夢都沒有想過,他的22團駐扎在大后方卻能成為日軍重兵集群進攻的對象?

    接到命令的那幾天,興奮的兩天沒合眼,把綏化城內的地圖研究了個透。

    然后就是一項消力巨大的工程,至少對22團的戰士們來說,確實如此。而城內商行也不敢對駐軍多加指責。綏化一年內兩度破城,城市人口流失嚴重,不僅城市原來的居民也因為城內無法生活,外出求生,連日本在綏化的僑民也有計劃的開始撤離。

    大量的人口外流,導致城內的房子一度都是空房,而綏化城內有數的幾家商行也不敢接下這些房屋,不少房屋開始顯露出破敗的痕跡。

    所以,綏化最缺的是人,最不缺的房子。

    挖土,建防空洞,修建地下糧倉,地下水井、透氣通道等一系列的工程。

    很快,一個可以容納千人左右的地下坑道群已經建成。但是古敬生對此非常不滿意,因為鬼子要來了,綏化的改造還僅僅是一個開始,這讓他多少有些遺憾。

    但這個短時間內就建造完成的復雜工事群,很快就在戰爭中顯示出了其巨大的威力。

    松田少佐滿臉的汗漬,頹廢的坐在一處院落之中,周圍的日軍都在忙著加固工事,一副死守待援的態勢。僅僅不到十五分鐘,他的大隊就在22團層出不窮的火力網面前被擊潰,沒有躲進院子內的日軍,大部分已經被擊斃,橫七豎八的尸體躺在街面上,血腥味刺鼻的考驗著人的神經。

    戰斗在打響的那一刻,就失去了懸念。

    松田大隊的士兵,大部分都暴露在古敬生預先設置好的火力點內。

    更多日軍現戰斗打響了,卻找不到對手在哪里。等到日軍漸漸的了解戰場,他們也已經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傷亡七成以上,對于一個大隊來說,等于將所有的信心都打擊完了的傷亡數字。

    而這僅僅是開始,松田少佐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在城外,還有旅團主力存在。相信旅團長高品彪是絕對不能容忍一個步兵大隊在他的眼皮子地下成為亡魂的。

    “周圍有我們的一個營圍困著,日軍短時間內無法脫困。但是四海貨棧墻高院深,進攻也不容易。”

    “小鬼子占領了四海貨棧的院子,大概還保留有一個中隊的兵力。”

    “為什么不攻進去?”

    “小鬼子在門口架設了機槍,戰士們沖不進去。”

    22團參謀長徐祖龍詢問著圍攻的戰士,現在情況還不清楚,他也不知道鬼子是否帶了電臺。

    如果城內的鬼子向城外的炮兵求援,并將其方位報給了城外日軍炮兵陣地上,那么接下來22團的戰士將大部分需要撤離至地下坑道內。

    “老徐,情況如何?”

    古敬生也不敢在城頭上多呆,很快日軍的進攻就會開始,城頭雖然是守城部隊重要的爭奪目標。但對于他來說,在兵力懸殊的情況下,加上火力差距太大,在城頭作戰宛如添油戰術。

    部隊施展不開不說,而且鬼子大量的火炮會給部隊帶來大量的傷亡。

    此時,城內的守軍只有不到15oo人,在天亮之后,就安排了一個加強連的兵力護送城內的老百姓往鐵山轉移。

    “警衛員,馬上從后勤倉庫內將收攏起來的煤油集中起來,準備好足夠的棉布。讓7連長帶著他的人準備待命。”古敬生立刻想到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放火。

    城市現在的風力不大,而且不少房屋都被拆掉了。拆下來的木料作為加固工事的重要物資,也都被集中使用,他接的四海貨棧的周圍似乎沒有連片的房子。干脆一把火燒了算了,那個貨棧的土墻很厚,上面都能跑人,而且也高。唯一的破綻就是其院落后方。是一片住房,正是他準備放火的區域。

    只要后院呆不住,前院的鬼子必定會狂。

    只要一個三角火力網就能讓所有試圖沖破包圍圈的鬼子都見閻王去。

    “團長,要不讓3營再攻一次?”

    政委徐祖龍頗感棘手,眼看日軍大隊人馬就要進攻,一輪炮擊那是躲不掉的。到時候,部隊都埋伏在掩體之內,能夠在城內自由活動的戰士必然不會多,到時候松田的部隊就等于被放了出來。

    “時間上來不及了,把鬼子熏出來,用機槍連干掉他們。不然夜長夢多,22團接到的命令是守住綏化城3天。可見援軍至少會在兩天之后抵達戰場,在戰斗的第一天我們可以有傷亡,但不能傷筋動骨。”古敬生遠比其他人想到要悲觀一些,對手是一個步兵旅團不可怕。但如果是一個混成步兵旅團,怎么結果就非常不妙了。

    曾一陽在教導團給干部介紹日軍編制的時候,著重講解了這兩者的區別。別看都是旅團番號,可一個普通步兵旅團這么可能是一個加強的步兵旅團的對手。

    而且,南線作戰,只有一個日軍27旅團。

    14師團肯定會加強27旅團在攻擊火力,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番號不變,但是編制改變。增加重機槍大隊,騎兵部隊和增加炮兵數量。個別旅團還會增加戰車大隊,來增加部隊的突擊能力。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徐州會戰時期,日軍第1o師團將瀨谷支隊和忻口戰役時期,以第5師團的21旅團為基準組建的國琦支隊,兩個作戰旅團不僅在兵力上吸收了所有的步兵,還增加了坦克大隊和重炮聯隊,配以重機槍大隊,人數都在一萬五千人以上。

    即便對一個甲等師團來說,這樣的一個旅團所具備的戰斗力也占到了師團的七成左右。

    就表面所展現的戰斗力,高品彪所指揮的27旅團絕對不弱于一個乙等師團的戰力。

    一個團如何能夠擋得住一個師團的進攻?

    古敬生只能在不可能中找尋可能,最后被讓采用的就是一場巷戰。讓27旅團作為進攻最強大的火炮群失去效用,然后看能拖住多久就拖多久。

    而且半個月來,他不僅在綏化當地采購糧食,而且還從周邊地區采購了大量的物資。除了武器彈藥儲備之外,糧食的儲備也足夠22團吃上半年。但22團能抵擋半年嗎?

    答案肯定是不能的,似乎3天,對于22團來說也是一個非常難做到的事情。

    對此,徐祖龍的辦法就是不去想,想也沒有。

    而古敬生卻想用他以前研究的一個巷戰堡壘戰計劃書,直接應用在戰場上,來檢驗在兵力巨大懸殊之下,利用地勢給敵人造成的最大麻煩。

    沒錯,不是傷害,而是麻煩。

    古敬生還沒有想過,他會讓鬼子的一個旅團在他的手中損兵折將。即便松田大隊在城內被打成一鍋潰軍,但這就像是在公路上埋地雷一樣,小鬼子踩上去不是死就是殘,但也只能響一次。

    多了,鬼子肯定不會上當。

    讓松田少佐絕望的是,旅團的進攻遲遲沒有開始。這讓他的對于堅守這個占地三四畝的大院子時,心里負擔異常沉重。

    “火……”

    “火……”

    ……

    忽然在后院駐守的日軍凄厲的喊叫起來,不過從圍墻對面扔過來的火把,沾著煤油的布匹,還有整罐、整罐的煤油從墻外被扔進院子,在地上摔碎后,四處沾染的煤油滾落一地。整個后院就成了一個巨大的火藥罐,而扔進院內的火把就是那點燃火藥桶的導火索。

    火焰迎風見長,即便風力不大,但對于木質結構的房屋的危害是致命的。

    院子里的鬼子還沒來得急用沙土將明火撲滅,火焰就竄上了房頂……

    !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信誉好的棋牌 北京快中彩和值走势 网赚真的赚钱吗 山东快乐扑克3走势图 金牌三个半波中特 免费捉鸡麻将游戏下载 黄大仙二尾中特准 东京快乐8几分钟开奖 欢乐捕鱼人老版本 重庆麻将换三张怎么看骰子 nba体育 最好玩的棋牌手机游 詹姆斯篮球鞋 救济金6元棋牌大全? 股票短线的技巧 最近网络赚钱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