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四二零章 聲東擊西布疑兵

第四二零章 聲東擊西布疑兵

    第四二零章 聲東擊西布疑兵

    走出營地,王躍這才現派出去四個人,回來竟然是三十多人。

    走在最前面的赫然是師長和政委,這讓王躍心中頓時安定了不少,只要他們兩位在,總能找到辦法。

    一行人,包括師部的參謀人員在王躍的帶領下,在樹林中的一片空地上坐了下來,王躍這才想起他派出去的通信連長和其中的兩個戰士沒有看見。反而是一個通信兵帶著師部卻趕來了。

    狐疑之際,王躍低聲詢問那個戰士“你們連長呢?”

    團一級的通信連雖然是連的編制,但人數僅僅比一個排多一些,很多時候,送信的工作都移交給警衛連去辦。

    “連長……?”戰士愣了愣神,團長意外的找他問話,但他卻有點被問懵的感覺,支支吾吾的一時說不出話來。

    “我讓你的人去2團和3團下達命令去了。稍晚些時候就會抵達你的團部了。”鄭興國在邊上聽了個清楚,解釋道。

    “參謀,地圖。”

    眾人圍坐在一起,將展開的地圖放在中間,然后由1團長王躍不斷的在地圖上用記號鉛筆畫出幾個淡藍色的圓圈,這是著名日軍兵力分布的情況。并開始解釋一些日軍在兵力上的調動和巡邏情況。

    地圖上很多區域都是打了問號的。

    對于一些日軍防御比較嚴密的大路,河口等區域,憑借1團的偵察連也僅僅能夠偵察到一些邊緣的東西。更深層的,可不是靠著偵察連的百十號人能夠辦得到的。

    小孤山周圍一個車站,是日軍重點防御的區域。

    沿著這個區域,日軍的搜索范圍不斷的擴大,加上擁有一定數量的騎兵,日軍拉開的這條封鎖線不能說蒼蠅飛不過去,但要是一個人,很難混跡其中。因為這里不是城鎮,沒有一定數量的居民作為掩護,加上前方在打仗,周圍村鎮的具名大半都躲在家中。可以說,每一個從路上經過的人都是可疑的,日軍甚至不會經過詳細的盤問,就使用最極端的做法——殺人。

    更不用說田間地頭,樹林子邊上走過的人了。

    鬼子只要現有這樣的可疑人物,立馬就用子彈招呼。所以,王躍安排了不下三批偵察人員,但最后得到的信息還是少的驚人。

    可以說,27旅團是將整個綏化周邊都戒嚴了。

    “老章,你怎么看?”

    “打,一定要打。但要合計一下,怎么打,能將日軍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一個點上。”章武強顯得很堅定,綏化危在旦夕,這時候如果還因為猶豫或者是找尋戰機,肯定會耽擱時間。

    鄭興國明白老搭檔的意思,通過小孤山,必須是一個‘快’字。

    要在日軍駐守部隊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就快的將部隊越過日軍的這道防線。部隊行軍多一些,繞過一段路也不要緊,關鍵是一來可以迷惑日軍的判斷;二來,也能完成總指揮部給2師下達的作戰任務。

    鄭興國還不知道綏化的援軍有多少,只有一個奉命駐守在綏化的22團他道是有些影響。屬于3縱的部隊,不過這支部隊的戰斗力還很不好判斷。

    如果綏化已經不在我軍手中,增援可能變成一場日軍滿心期待的伏擊戰。

    2師要是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不管在野戰,還是在城市之中,都無法和日軍一個甲等師團的主力步兵旅團硬碰硬。這不僅僅是戰斗力上的問題,還是一個戰術問題。一直以來,中隊避免和日軍主力決戰,這不僅僅是在大軍團作戰中,在局部戰爭中也是如此。

    要不是有不得已的原因,這樣的決戰是能避免就避免。

    “這個位置非常隱蔽,我擔心是日軍騎兵主要的集結地點。”王躍指著地圖上河口的一處土坡背后,位置對于騎兵來說非常理想。對岸過河的人看不到,而日軍可以安排在高處的瞭望哨現河對岸的動靜。

    一旦有部隊從河口渡河,那么日軍騎兵可以在第一時間得到消息。

    占據地利優勢的日軍可以憑借土坡的緩和坡度,將騎兵的度揮到極致,而聚集在河口的渡河部隊,卻會因為處于攻擊的下風,處處該打。

    “情況搞清楚了沒有?”

    “偵察員試了幾次,都失敗了。因為當時偵查員也很奇怪,在河對岸眺望,河岸土坡毫無動靜,可一旦偵查員渡河,總會有日軍的騎兵出現,數量看上去不多,一個小隊左右的兵力。但四五十騎兵對上兩三人的偵察兵,結果可想而知。”

    “所以對于土坡背后的情況你一無所知?”

    “是的。”王躍有些羞愧的地下頭,這么憋屈的事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不過他心里有個想法一定要說“我總覺得對岸土坡上有日軍的觀察哨,我也去看過一次,還偶然的捕捉到了太陽光下土坡上的一抹閃光。”

    “應該是望眼鏡,如果是狙擊手的話,會放偵查員過去,然后在暗處突然偷襲。這樣給我們造成的麻煩將更大。”章武強點了點頭,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現在最大的困難是,我們已經知道了日軍的企圖,但相比小孤山一帶沖破日軍防線,還是河口來的容易一些,似乎鬼子是認準了我軍的戰術。”鄭興國多少有些苦惱的說“早知道這樣,就不打鬼子的輜重部隊了。”

    “你舍得?”章武強哈哈大笑。

    “舍不得?”鄭興國耷拉著這腦袋,想著這其中的關鍵,一定有辦法的。

    鄭興國微微皺眉,表面上看日軍像是無心之舉,但細細一想,鬼子可是張好了布袋讓2師鉆。如果情況真的如王躍所說,那一定是日軍有預謀的布置,一旦真的如王躍設想的那樣,日軍肯定是在小孤山一帶故意布置疑兵,而將很大一部分兵力補充到河口。

    其實,高品彪現他的部隊后方有追兵,這并不稀奇。

    14師團的意圖,在一周前還是一個天大的秘密。但隨著27旅團沿著中東路鐵路的狂進,這個意圖也就浮出水面,成了一個事實。

    曾一陽在排兵布陣上考慮的往往會很詳細,而且事實表明,在嫩江邊上,有一支的軍隊存在,這可不是秘密。高品彪即便再自大,也不會將這支部隊的戰斗力忽視。反而會更加重視這支部隊的存在,能夠作為戰役的單獨機動部隊,深入兩軍控制的交界區域,這支軍隊的戰斗力就不俗。

    那么,高品彪沒有理由忽視這支部隊的存在,更加周密的布置兵力,以防止這個對手突然跳出來,在27旅團背后刺上一刀。

    這種規模的戰斗,往往一個小小的疏忽都將引起天大的麻煩。

    騎兵。

    炮兵。

    加上足夠的步兵。

    這樣的兵力配置已經是27旅團能夠拿得出手的最理想的組合了,各個兵種之前只要配合起來,在戰場上揮的作用將被成倍的擴大。這不是城市攻堅戰,而是日軍最喜歡的野戰,一旦戰斗的主控權在日軍手中,高品彪相信,即便對手來的是一個師的軍隊,留下的這個聯隊也能從容應付。

    在高品彪意料之中的是,2師確實犯難了。

    河口土坡,明知道日軍有埋伏,再想要偷襲就變成下下之選了。

    但怎么過日軍的防線呢?

    小孤山也不好過,因為騎兵的存在,整個小孤山和日軍控制的火車站形成了一個嚴密的防御體系,加上騎兵的存在。日軍將擁有更多的選擇,可以說是‘進可攻,退可守’,只要不是太愚蠢的指揮官,就不會在處于地形,兵種配置等諸多優勢的情況下,還打敗仗,至少是一個分庭抗禮的局面。

    “戰斗只能在傍晚動,這樣的好處很多,一旦我師主力越過日軍防線,一夜的急行軍就能抵達綏化城外。在天亮之前對日軍后方動主動攻擊,打他個措手不及。”鄭興國沉默了一會兒,抬頭看向章武強,兩人都是心靈相通之輩,很快就找到了日軍的短點。

    這股日軍是拉開防線的外圍兵力,不能擅自離開,暴露更多的防區漏洞。

    一旦黑夜中沖擊,日軍也很難現2師的部隊編制。而騎兵也可以用騎兵去引開對手。

    雖然2師的騎兵部隊不多,但1團和師部還是能夠湊出2oo人的一支騎兵小部隊。足夠讓鬼子騎兵激動一陣了,等到將鬼子騎兵引開,那么就是大部隊的進攻的事了。

    對于鄭興國的分析,章武強還是比較認同的“我補充一點,留下一支部隊牽制日軍,為大部隊的行軍爭取時間上的支持。”

    “我同意,就1團。”鄭興國拍板道“王躍有困難嗎?”

    “沒有。”王躍站起身正色道。

    太陽漸漸的西沉,2師的兩個主力團也相繼抵達。作戰命令已經下達,組建的兩百多騎兵部隊先出現在了河口附近,對面的日軍觀察哨看到之后,立刻向車站的日軍指揮所報告。

    對手先頭部隊已經抵達。

    但隨后,奇怪的是這支數量不多的騎兵卻沒有越過不算寬闊的河水,轉而向小孤山的方向移動。

    !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