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四二八章 缺少一股子巧勁

第四二八章 缺少一股子巧勁

    第四二八章 缺少一股子巧勁

    曾一陽回過神來,現周圍的人都詫異的望著他。他擺擺手,神色有些疲倦的說“我們繼續。”

    還沒等說兩句話,桌子上的野戰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肖龍一溜小跑接過電話,就聽得電話那頭爆炸聲連連,周遭都是亂哄哄的槍聲,喊了幾遍,才在電話中有了一點回應。

    不過聲音很不清晰,聽了幾遍,肖龍也算是知道了具體的情況。

    肖龍一手扶著電話,小聲的說“長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這回火氣大著呢?你那里進攻再多想想辦法,我在長面前給你說道說道……”

    電話那頭的聲音頗為無奈,不過他也沒有讓肖龍將電話轉交給曾一陽。

    “什么事請,神神叨叨的。”

    正當肖龍準備放下電話的時候,曾一陽突然插了一句話,肖龍這才注意到,作戰指揮室內,大部分人都盯著他看。心里一陣慌亂的將電話放下,這才對曾一說道“楊師長打來的電話。”

    “1師?”曾一陽摸著下巴,停頓了有那么幾秒鐘的樣子,抬起頭看向肖龍問“日軍選擇反突襲了?”

    擁有2ooo多日軍的防御的南線陣地,在野戰中,日軍雖然無法準確的洞悉進攻方的兵力數量和配置。但日軍對于陣地戰也非常不適應,因為火力配置的原因,日軍一個小隊的防御效果還不如1師的一個加強排的效果。

    機槍數量不足以封鎖陣地前的散兵帶,也缺乏在陣地前布置必要的地雷。

    1師在進攻初期,還是取得了很不錯的效果,日軍的第一道防線很快在一個主力團的進攻下被擊潰,戰壕內的日軍除了一部分撤退之外,大部分別擊斃。

    但對于楊靖宇來說,進攻似乎到此為止了一般。

    醒悟過來的日軍立刻利用大隊配置的重機槍中隊,加上火炮中隊,開始瘋狂突襲,步兵完全是一副以拼刺為目的作戰,這讓前線指揮進攻的楊靖宇大吃一驚,等到現日軍的目的之后,前線的傷亡陡然上升。

    曾一陽在靜靜的聽,忽然他將手中的茶杯往桌子上一頓,杯中的白開水沖上杯口,灑落在桌子上,放在桌上的幾份文件也被茶水浸泡的濕漉漉的,眼看墨水都要化開來了。

    “日軍夜間作戰能力很強,為什么不提前準備好!”

    “這個……”

    肖龍也對南線戰場的情況不知情,只是剛才從電話里聽到了一些,畢竟戰斗剛剛開始,還存有很多變化。

    曾一陽拿起桌上的槍帶,在警衛的幫助下,準備妥當之后,對準備接命令的幾個團長說“按照剛才預定的作戰部署,你們先各自的團部準備,今夜十一點準時從北線起進攻。”

    “是!”

    幾個團長,轉身離開指揮部之后,曾一陽看了一眼肖龍,臉色不愉道“我去前線看看,你留守!另外給劉政委一份電報,讓他安排人去接待……算了,還是以我的名義讓政治部派人去伯力接。”

    說完曾一陽的背影走進了夜色中,一會兒的功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只有戰馬踏地的響聲,還能遠遠的聽到。

    1師前沿陣地前,楊靖宇孤身站在戰壕前,遠處的炮火一陣火光過去,映照的臉上紅彤彤的,就像是燃燒了一樣。身邊的警衛員一再勸解道“長,去指揮部吧!這里危險!”

    “危險?”楊靖宇中氣十足的呵道“我危險,難道戰士們就不危險了嗎?”

    “長,您不一樣。”警衛員慌了,聲音中都帶著哭腔。

    “我不一樣?”楊靖宇仰天長嘯,又可氣又可笑道“什么時候我楊靖宇變質了,和戰士們走不到一起了,連命也變得金貴了。這是什么破道理?你們今后都記住,我和1師的每一個戰士都一樣,都是爹媽養的,吃五谷雜糧長大的,胸口流淌的還是中國人的血。”

    抗聯時期,士兵少,部隊往往是小規模的行動伏擊。

    就和根據地紅軍作戰有非常多的相似之處,師長、軍長帶頭沖鋒的也不再少數。紅軍時期,有些紅軍部隊空有番號,一個師或許只有一個加強連的兵力,師長等于是連長。

    伏擊戰場上,多一個人參戰,就多一份戰果。

    楊靖宇在抗聯時期,打仗身先士卒,別看頭上頂著軍長的光環,兵力就一個營的人數。此時的楊靖宇,站在戰場邊緣,聽著血與鐵的碰撞,心中還是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啪啪啪,忽然在楊靖宇身后,傳來一陣掌聲。

    楊靖宇警覺的回頭,雙手已經按在了插在腰帶上的兩只駁殼槍,正要質問,卻現兩個戰士欺身已經在他兩側,死死的按住了他的肩膀。就覺得皮帶上別著的槍也被搜走了。

    難道是要兵變?

    楊靖宇的腦袋中忽然嗡的一下,整個人都麻了,清醒過來之后,全身的力量都聚集在雙膀之上,差點用力過猛,把膀子都弄脫臼了,也沒能掙脫開來。怒氣沖天的大喊道“你們這是干什么,要造反嗎?”

    回過頭來的楊靖宇忽然現1師的參謀長正站在一邊,向他擠眉弄眼的,似乎在提醒他,但又不敢開口說話。楊靖宇這才看到,原來左參謀長邊上還站著一個人。

    “老左,你這是干什么?”

    左逸山心中暗自叫苦,曾總來了,你倒好,還敢當著面拔槍,難道想要將曾一陽給崩了。繳你的械還算是好的了,要是遇到個古板些的政委,非上黨委會上好好說道說道。

    這還不是師部的黨委會,而是總指黨委會。

    那個場面,就左逸山的級別能陪在一邊遞煙送水,都是莫大的進步。

    光線太暗,楊靖宇倒是認出了熟悉的副手,但沒有認出陪著來的人,就聽得繳了他槍的兩個戰士,將兩支駁殼槍遞給了來人,低聲說了一句“長!”楊靖宇這才明白,闖禍了,不過他也不知道來的是誰。

    差點被楊靖宇用槍指著的人正是曾一陽,掂量著手中的兩支駁殼槍,曾一陽贊了一句“槍保養的不錯,不過年頭有些長了。”

    “放開楊師長,我知道他沒有惡意。是出于一個軍人的警覺。”

    沒有惡意,站在曾一陽身邊的警衛員小李心中暗罵“有惡意就是敵人,沒有惡意也不能姑息。”不過跟著曾一陽來的幾個警衛還是放開了楊靖宇,這時候楊靖宇才知道曾一陽來了。

    這回換他心里不好受了。

    又擔心曾一陽在前線出些意外,攔著曾一陽,小心的說“長,您是否先去指揮部,這里危險!”

    楊靖宇的警衛員一聽,這話這么那么熟悉呢?

    感情剛才自己也說過,卻差點被楊靖宇罵了個底朝天,氣的他直翻白眼。原來是看人頭下菜啊!

    “剛才你說的可不作數啊?我可是聽著真真的,一句都沒落下。你要是變卦,周圍的人可都要做個見證咯。”曾一陽笑著將兩支駁殼槍收起來,遞給了他的警衛員,卻將自己的配槍下掉,遞給了楊靖宇說“跟你換。”

    “這個!”楊靖宇卻愣在一般,不敢接。

    “怎么,我這把擼子還配不上你?”

    “不是!”

    楊靖宇連連擺手,心說我把你的配槍給帶走了,這算什么個事情。他那兩把槍很常見,就是普通的鏡面匣子,雖說是德國原廠出的,但用了這么多年,膛線都磨的差不多了。關鍵是,楊靖宇真要大大咧咧的佩著曾一陽的槍,少不了別后受人指指點點。

    “這支槍我送給你,至于有什么意思在里面,打完仗再說。你的兩支槍我給你保存,等將來勝利了,你來向我要。”曾一陽還真的不是看上了楊靖宇的配槍,駁殼槍作為高級指揮員用槍幾乎是沒有的,倒是警衛員配用此槍很常見。

    “先講講戰場的情況。”曾一陽拿著望眼鏡,站在戰壕邊上,看著戰場上的情況。也許是天色太黑,戰場情況不太明朗,不過日軍的反擊也非常犀利,戰斗在第二道防線形成了交錯的態勢。

    “是。”楊靖宇一聽,立刻將他看到的,和部下匯報上來的消息匯總了一下,心中打了一個腹稿,說“我們師自從起攻擊之后,開始很順利,日軍也沒有想到進攻會如此突然,第一道防線很快就被我們拿了下來。”

    “然后日軍清醒過來之后,立刻開始反爭奪,但是1師在兵力上具備優勢,日軍的這次爭奪失敗了。但隨后,攻擊第二道防線的時候,日軍打的很堅決,而且不計傷亡的開始反撲,戰斗就這樣僵持了下來。”

    曾一陽凝視著戰場,久久才放下望眼鏡,回頭說“炮兵不能給你們師哪怕一丁點的支持,相信肖龍已經跟你們說過了。”

    “肖主任是有過這話。但是長……”1師參謀長左逸山緊跟著叫苦起來,這話楊靖宇說不合適,可能會在上級心中留下缺乏打硬仗的能力。

    “炮兵絕對不能支援你部。現在是夜晚,我們的炮兵和日軍一樣,對火炮夜戰都缺乏經驗,加上炮兵的方位需要無線電聯系,我們的裝備還達不到夜晚野外作戰的要求。火力覆蓋的話,不僅消耗很大,而且還會提前暴露我軍的所有火力,日軍主力很可能會在我軍收攏包圍圈之前就突圍。你現在的任務,就是指揮部隊,將日軍的進攻打下去。”

    “是!”

    曾一陽說的已經很直白了,楊靖宇等人聽得也清楚,確實他們的要求總部不能答應下來是有原因的。

    而這個原因,于情于理都不站在1師的一邊。

    楊靖宇低頭想了想,既然這樣,就拼命,轉身對左逸山說道“營準備上去——”

    “等等——”曾一陽攔住了左逸山,詢問道“日軍的防線見建立不足一天,應該很倉促,你們想過用短距離火力覆蓋的辦法,對日軍陣地實行密集進攻嗎?”

    “這是……”楊靖宇愣了愣神,這是啥東西,聽都沒聽說過。

    曾一陽解釋道“就是諸如用一個連的手榴彈,差不多有4oo顆,集中在幾分鐘內投彈,覆蓋戰場上前方5o米內的一個半圓,投彈一結束,步兵馬上補充上去……形成梯隊進攻……在戰術上,比炮兵的效果差一些,但可以作為進群進攻的補充……”

    “等等——”楊靖宇忽然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立刻興奮的跳起來,高興的說“長,我馬上去安排。您去指揮部,半個消失后,1師一定拿下面前的小鬼子。”

    ……

    正在北滿戰役打到關鍵的時候,莫斯科上空卻風云變幻。

    因為蘇聯的對華政策的偏移,黃蘇已經先期起程,從伯力,也就是遠東的哈巴羅夫斯克出,在一個多月前抵達了莫斯科。

    但是遭到了冷遇。

    這讓很多國家都開始不看好中國的抗日局勢起來,英國已經無路可走,在遠東連連走出亂招。從緬甸將逾期未交付的軍火,通過滇緬公路運往大后方。

    但另一方面,英國在遠東又和日本往來甚密,商談最多的話題就是希望通過日本在遠東停戰,甚至對蘇動戰爭,而英國人希望通過自己在遠東的實力壓迫蔣介石政府向日本做出一些外交上的讓步。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協議將日本通過戰爭奪取的土地合法化。

    可奇怪的是,英國人和美國人在國際上的論調是日本推出中國領土,恢復九一八之前的兩國邊境。

    一個國家,在外交上的左顧右盼。完全就不像是一個老牌帝國所表現的那樣強勢,反而像是一個被災難打擊的心神不寧的村婦,渾然不知下一步該如何做?

    直到九月,德意日三國在柏林簽訂了軸心國條約,這時候英國佬才猛然驚醒,原來日本人和德國人是一伙的。

    但英國并沒有一改在遠東的態度。

    遠東的各方勢力中,或許英國不是最強的,但絕對是最有分量的一方勢力。控制著,亞洲的橡膠、石油、多種戰略有色金屬資源,英國完全可以在戰爭爆之前就將日本壓制在一個非常小的區域內,如果用無息貸款的方式,將大量的工業品,戰爭資源運送至中國,那么日本6軍甚至可能在中國戰場無法抽調一兵一卒。

    沒有!

    一次都沒有!

    英國佬完全被德國人嚇傻了,連對上自己扶持起來的一個小弟弟,都畏畏尾。

    如果沒有其他國家的參戰,英國的未來將籠罩在柏林萬字旗之下,成為第二個法國。戰爭沒有僥幸,只有對敵人最強大的反擊,和永不妥協的精神,加上實力,才可能最后獲取勝利。

    丘吉爾或許是偉大的,但他的偉大更多的是給英國民眾一個集體的、熱血的精神支柱,僅此而已。

    半個月了,黃蘇抬頭看了一樣晴空萬里的天空。

    內心的焦慮讓他的臉色看上去更加的虛弱,蘇聯人口風很緊,對黃蘇來說,這里的情況只有更糟,沒有最糟。

    自從半個月前,共產國際忽然將他身邊所有的人都撤離,連接待的人員都不安排了。這讓他非常擔心,而很快另外一個糟糕的消息通過共產國際傳到了他的耳中,日本代表團由日本外相松岡洋右率領,從柏林出,抵達莫斯科。

    “怎么辦?”

    黃蘇眼看著不遠處象征著共產國際的高大鋼鐵雕塑,心情卻低落到了冰點。

    !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35选7复式投注表 体彩7位数预测最准 英超积分榜2019一2020 快赢481近200期 湖北褔彩30选5开奖号吗 股票入门视频推荐 分分彩后三500注 新版微乐大庆麻将 西南证券股票代码 管家婆看图中一肖一特 送27金币的棋牌娱 36选7好彩1 天天麻将下载 刘伯温六肖选一肖中特 福建体彩31选7中奖查询 湖南幸运赛车近10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