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四五零章 軍人本色
    相對于日本國內的權力斗爭,在中國東北,中蘇邊境的小城蘿北。

    很長的時間,蘿北這個邊陲小鎮,都只是以一個江邊小村的面貌出現在熟知的人印象中,但是現在,這里熱鬧了很多。

    一百多全副武裝人員的入駐,讓這個只有不到兩千人的村落頓時緊張了起來。

    這些武裝人員從來不替老百姓砍柴挑水,說話也不親切,反而擺出一副救世主的樣子,雖說沒干過禍害老百姓的事來,但是總是讓人免不了提心吊膽。在鳳翔村東面的一個跨院中,兩個長官摸樣的軍人赫然坐在堂中,而他們面前,跪著三個一臉不服氣,卻滿身是傷的軍人。

    “長官,真的不關我們的事。”

    “對啊,我們是被陷害的。”

    ……

    其中一個陪審摸樣的軍官,領章上赫然是一顆金星,黃呢的毛料軍裝,服帖的穿在身上,領子上金地金星,這副穿戴赫然是一名之中的將軍,就其年紀來說,在中也是絕無僅有的存在。

    當然,要不是在他上坐著一個比他身份更加尊貴的中將,這里的事情,他一人一言就能斷奪。

    “宣主任,您看?”

    年輕的將軍顯得非常尊敬,眼神朝著地上跪著的兩個部下打量,從神色上看,似乎不該摻假,但這兩人是在太蠢,讓人抓住了把柄在,這下子倒好,黃泥掉在了褲襠里。有理也說不清。

    再說,抓他們的士兵可是說的清清楚楚,這幾個當時有一個戰士說了是‘白匪’,破壞群眾財務。并在事被圍后不僅不思悔改,還用槍威脅群眾。

    很多話,讓帶隊的沈醉根本就沒臉反駁。

    “沈站長,他們畢竟是你的人,我就不管了……”

    中將裝束的將軍大概在四十歲左右,頭剃的很短,顯得本來就長的臉更加的狹長,氣質硬朗。軍人身上的銳意要比身邊的沈醉濃烈很多,就像是一把在劍鞘中的寶劍,還未出鞘,就劍氣逼人。

    個頭很高的中將將軍和不給面子的站起身。走出房間。

    留下一眾,軍統出生的軍官,盯著中將離開的背影,眼色中帶著惡毒的陰霾。

    回過頭來,少周圍幾人才想起來。走了一個中將,此時沈醉這個少將處長,兼軍統東北站站長,是帶隊的職位軍銜最高的一位于是都齊刷刷的將目光盯準了沈醉。

    “長官。你看接下來怎么辦?”

    “打也打了,罰也罰了。還能怎么辦,都放了。”沈醉氣鼓鼓的站起來。他不僅是為部下的不爭氣而生氣,以為派出的人員的態度強硬而生氣,兩軍交戰都不斬來使,更何況現在國共合作時期,彼此都是友軍啊!眼看要走出門口,沈醉在門檻邊上站住了腳步,神色不滿的回過頭來,用教訓的口吻道“以后眼睛給我放亮一點,別以為這里不是重慶,沒幾個大佬壓著你們,想怎么來就怎么來。這是東北,31年這里被鬼子占了,現在是和鬼子在博弈,我們來這里,很可能被別人當成吃現成的,是在摘桃子來了,懂不懂?”

    其實,幾個軍統電臺參謀也是左右無事,被憋的慌了,出去打獵,將老百姓家放養的羊給打死了,并死活不承認,這才鬧出了矛盾。

    先一步出門的將軍就是在伯力和沈醉一行人會和的侍從室,中將參謀,宣鐵吾。

    宣鐵吾,其父和蔣介石私交莫逆,他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太子黨的人。不過,這么多年來,宣鐵吾一直沒有擔任重量級的職務,反而一直在侍從室和地方黨政中擔任職務。

    這也和他早年追隨,雖說后來跟隨蔣介石,但也對四一二等清黨行為非常反感,一度遠走他鄉。

    要不是有其父的這層關系在,蔣介石又是一個念舊的人,加上宣鐵吾地地道道的老蔣家鄉人,才跟在蔣介石的身邊。

    抗戰爆之后,宣鐵吾也多次和賀衷寒等人抵達莫斯科,同蘇聯在軍援和錢款支付方面協商。并尋求在軍事上更大的合作。但蘇聯迫于日本的關系,在歐洲局勢急轉直下的前提下,單方面中斷了和中國的軍事聯系。

    切斷了長達兩年多的軍事合作。

    這種互惠互利的合作,不僅讓中國的抗戰獲得及時的武器上的援助,遏制住了日軍瘋狂的進攻勢頭。但中國戰場也給蘇聯很多的寶貴經驗,比方說蘇聯在賣給中國的一千余架飛機中,大部分機型缺乏實戰數據,而中國戰場無疑給蘇聯航空工業的展給予了促進的作用。

    更重要的是,一千多人的蘇聯飛行員,在實戰中得到了鍛煉,并成長為優秀的戰斗機飛行員,為即將到來的衛國戰爭取得勝利付出貢獻。

    宣鐵吾在危難之際,多次出訪莫斯科,希望取得同蘇聯軍事委員會的合作,或者說是希望通過斯大林身邊的人,對斯大林影響。

    但是很遺憾,多次的試探,并未讓他獲得一丁點的進展。

    隨著日本使團抵達莫斯科之后,宣鐵吾這才明白,原來蘇日之間可能會通過暗地里的談判,獲得一定范圍內的諒解。這讓他憤慨異常,卻又無能為力。相對于日本,蘇聯在中國僅僅只能取得對武器測試的數據,這顯然讓蘇聯覺得得不償失。

    雖然斯大林一再認為蔣介石政fu會倒臺,當然,讓他有些難堪,并已經閉口不提重慶政fu的事。

    究其原因就是蔣介石在重慶還是活的好好的,老蔣找的黃山官邸,地臨四川盆地邊緣,背靠金沙江。難接云貴高原,山上終年迷霧繚繞,在未明原子彈之前,想要精確轟炸。并以此干掉蔣介石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重慶政fu不僅不到臺,還可能獲得美國的軍事援助。

    在國際關系上,蘇聯雖然孤立,但在請報上,蘇聯來源的渠道很多,并不閉塞。

    在莫斯科的任務失敗,原本準備回到重慶向蔣介石復命的宣鐵吾,突然在抵達阿拉木圖的時候。接到一份電報,讓他等候從成都趕來的一支軍事觀察團,實際上其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軍統的一個情報站,以及全套人員。還有就是一箱子在重慶應刷的空白委任狀。

    宣鐵吾不懂軍統的那一套,戴笠總是神神秘秘的,神龍見尾不見的樣子。

    他也無心去了解這些黑暗層面的齷齪。

    其實,作為宣鐵吾來說最激動的莫過于他能走上戰場,軍人。一個鐵血軍人,卻被養在大后方,或者干脆當是外交官來用,在國難時期。無疑是軍人身上最大的恥辱。

    他背負這種恥辱早就足夠了,他希望能夠踏上戰場。

    這一天。他終于等來了,東三省。九一八的槍聲宛如昨日的悲鳴,今天他將踏上這鐵血的征程。

    但是剛剛抵達東北,他的心就涼了半截,接待他們這支觀察團的代表非常不耐煩,并將他們一百多號人在蘿北縣的一個臨近松花江邊的一個村子里一丟,人都找不到了。除了每天一送的口糧,連個說話的都沒有。

    周圍的人也都像躲瘟疫一般的躲著他們。

    加上中午,幾個通信參謀將老百姓家養的羊當成獵物殺了,并架在火堆上,已經烤的金黃,就等下肚打牙祭,沒想到被人贓俱獲,抓了個現行。種種煩憂一下子聚集到了心頭,宣鐵吾也不知道迎接他的將是什么?

    是狂風暴雨?

    還是滴水穿石?

    總之這片黑土地上,他就是一個不被歡迎的人,或者說,國共合作不過是一種說辭,是外敵壓迫下的產物。當年的清黨,讓對方產生了強烈的芥蒂,而蔣介石也不愿相信,是真心會聽他的,互相防備,卻互相攜手抗戰,這種奇妙的平衡很容易被打破。

    也就是當一方的實力突破雙方忍耐的界限時,合作必然會變成互相推諉,甚至互相拆臺和敵對。

    經歷過那場破裂,宣鐵吾更是深知政治在權力的作用下,將多么的血腥。

    而中國自古就是一個封建王朝,這個習慣已經有兩千多年之久,從辛亥革命到北伐,才不過短短的十六年,難道靠著二十年的內戰,就能將一個封建王朝,變成一個民主和自由并存的現代文明國度嗎?

    顯然,這種社會的進化是不合理,也太短暫了一些。

    以至于,感受習慣了升斗小民,草民如芥的微薄,一下子變成具備選舉權利的公民。戲子、落魄文人走上街頭,為他們的雇主拉票助威,甚至有人將妓女也送上了街頭,成為其顯示民主的行動……

    亂糟糟的政局,鬧哄哄的國家。

    團結,民族的凝聚力,此刻已經蕩然無存。

    被列強看做是一塊巨大的蛋糕也不為過,直到37年的北平,日軍華北駐屯部隊的一次陰謀,很快就釀成了一場中日之間的生死之戰,才讓國民幡然醒悟,再不反抗,將來只能是當亡國奴了。

    一幕幕過去的思緒,就像是春風中的柳絮,雖雜亂無章,卻一刻也不能缺少。

    “長官,委座急電。”

    宣鐵吾將電報拿來,順手放在口袋的兜里,似乎并不打算看。送電報的那個參謀頓時急了,提醒道“長官,是急電。”和軍統不一樣,侍從室的電臺人員,無疑是當時國民政fu培養出來的最優秀電臺人員,擔負著破譯密碼,指揮聯系,機要轉存等眾多重要機密工作。

    宣鐵吾自嘲的一笑,展開電文,閱讀起來,開始輕蔑的眼神隨著一個個活生生的文字躍入眼簾,表情立刻凝重起來,隨即又舒展開來,揚聲長笑“天佑中華!。”。。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股票资配公司? 意甲最新 微乐河南麻将下载 华东科技股票行情走 澳洲幸运8官方网站开奖 秒速赛车怎么老是输 20选5带坐标走势 北京快乐8走势图 快中彩规则介绍 真实手机捕鱼游戏 新疆11选5技巧 22选5开奖号码结果 大地棋牌免费下载 江苏快3app官网下载 燕赵福彩20选5走势图 西甲球队最新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