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394章 化妝待敵
    第三九四章化妝待敵

    劉林義愣了愣神,他還以為是馬瑞將鎮子內生的事都掌握了,原來不過是一知半解,這才解釋道“戰壕我已經下令在挖了,你不知道?”

    馬瑞剛要跨出門檻的tui硬生生的給收了回來,回頭質疑道“就半個鎮子的防線,怎么可能抵擋得住日軍進攻……在鎮子外構筑第一道防線,可以拉開和日軍的作戰距離。

    也能在日軍步兵進攻中,增加其進攻的距離,更有效的挫敗日軍的進攻。馬瑞這樣想當然有他的考慮,戰場縱深不足,無法有效的利用地形和多層防御來阻擋鬼子的進攻,寸土必爭就成了最后的戰術。但他忘記了一點,23o團和第8師團的火炮數量上絕對是不對等的存在。

    劉林義是接到了團長李明遠的命令,團部指定的戰斗計劃多半是依據熟悉青山鎮的縱隊偵察科長盛山亮對地形的描述。戰術都是利用青山鎮和鎮子背后的橋,以青山鎮為橋頭堡陣地,和日軍進行一場陣地戰。

    利用橋頭堡極其身后的后方火力點,形成一個拉鋸戰。

    但李明遠很快就推翻了這個戰斗部署,要是23o團全部控制青山鎮,那么對于日軍來說,進攻就變得簡單起來。

    火炮,尤其是重炮的加入之后,23o團還能否守得住青山鎮都是一個問題。

    畢竟23o團是沒有援軍的一支孤軍,其任務不過是阻擊日軍兩天左右的行程,只要縱隊把那邊的活干完,23o團隨時都可以撤離。這才命令3營長劉林義帶著新指定的作戰幾乎,抵達青山鎮,做戰術調整。劉林義見馬瑞還是一副氣鼓鼓的樣子,聲音也變得干巴巴起來“你難道沒有想過鬼子重炮之下,1營挖的陣地還具備防御能力嗎?”

    “怎么沒有?”馬瑞瞪眼反駁道“不能因為鬼子裝備比我們好,難道不抗日了?”

    其實馬瑞聽明白了,此時嘴硬多半是面子上下不來臺。

    劉林義居高臨西拍著馬瑞的肩膀,然后用力按住,緩緩道“老馬,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我們團的任務是阻擊,而不是和鬼子正面放開手腳大干一場。再說,對方有一個師團,也不是我們一個團就能解決得了的。”

    “我說不過你,陣地現在是3營在修!”

    劉林義點頭認同道“沒錯,是3營在修,1營也有一個連在幫忙。”

    “留下的半個鎮子也幾十個院子,日軍真要包抄上來,一次就能投入一個大隊的兵力。你想過沒有到時候怎么辦?”馬瑞悶聲問道。

    “哦,我給鬼子準備了一個大禮物。”劉林義拿出那張地圖,用鉛筆在地圖的中央幾個灰sè的框框外劃了一個圈。立刻整個青山鎮就像是被分割來開了一般,涇渭分明。鎮子中間,空出來的區域,正是兩軍爭奪的戰場。對于23o團來說,他們沒有進攻的打算,兵力上也不允許李明遠這么做。

    可日軍的要目標就是進攻,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攻破23o團駐扎的防線。

    而失去了房屋的保護,日軍只能依靠小口徑火炮對戰場威脅,用步兵的命去填兩軍之間的這道小小的壕溝。

    第8師團的重炮卻因為兩軍交錯,無法揮優勢。除非他們連自己人都轟,這種自殺式的戰法在日軍中還沒有出現過,要是塚田攻敢下達這樣的作戰命令,部隊可能馬上就要軍心不穩。

    一個多小時之后,李明遠帶著23o團最后一個步兵營和團部抵達青山鎮,迎面看去,青山鎮是個普通的小鎮子。

    木屋,籬笆,還有鎮子外那一望無際的荒草曠原。

    鎮子外圍兩輛日軍卡車正在來回的倒車,不過熟悉作戰李明遠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關鍵。雖然車上和周圍的人穿著日軍的軍服,但這些人做的事情卻有些蹊蹺。不斷的試驗著用卡車將大路封堵的行動。來來回回的就這么點動作,反而鎮子東面隱隱有些動靜,不過大部分都被鎮子內的建筑給阻擋了,不站在高處,很難看清里面的真實情況。

    “去,派幾個人去偵察一下,是否是我們的人。”

    李明遠也不敢肯定,在鎮口的人是1營,或者是3營的部隊。出于謹慎,他還是先派出偵察人員探探路。

    很快,偵察員趕回來,將鎮子內的情況匯報給團長李明遠。

    在鎮口化妝成日軍的都是3營的戰士,擺弄汽車的正是3營長劉林義。

    除了兩個營在鎮內修建火力點之外,另外抽調了一些部隊正在修臨時的渡橋。一旦日軍炸毀過河的橋梁之后,就可以被立即啟用,防備在鎮內作戰的部隊被鬼子一口吃掉的危險。

    對于一個師團的進攻部隊來說,本來就配備一個工兵聯隊的工程部隊,在河流上架設浮橋用不了多少時間。

    要是工程機械準備充分的話,兩個小時,就能建造一座可以通過載重卡車的堅固大橋。在此之前,步兵早就可能用過簡易的橡皮船抵達了河對岸。這是一場不對等的作戰,李明遠不敢大意,只要稍微犯下一點小錯,23o團這個番號就可能要重建。

    完成任務是一方面,但是也不妨礙李明遠讓23o團少受些損失。

    “大部隊跟”

    躲在草叢中的戰士們整裝之后漸漸的離開隱蔽物,排成隊列,一個排、一個排的組成隊列,往青山鎮走去。

    接到了團部抵達的消息,劉林義也不敢再擺弄卡車了,從車上跳下來之后,就迎了上來,走到李明遠跟前敬禮道“團長,3營正在化妝待敵,請長指示。”

    “連卡車都開上了,看起來比鬼子更像鬼子了。”李明遠笑道。

    劉林義身上穿的是一件日軍軍曹的軍裝,還弄了一把黑把的日軍指揮刀,雖然是在日軍中最低等的戰刀,質量也是統一的工業品。腰間的王八盒子的槍匣更是用油擦的锃光瓦亮。

    “團長,您要是準備演出一把,我們當然也歡迎。”

    李明遠擺手搖頭道“我還是算了,當年在保定我扮過日軍的小兵,就因為個頭高,差點誤事。對了,你們也要注意,化妝的戰士盡量選擇身高上差不多的,矮一點不要緊,鬼子兵長的都粗壯。”

    “放心!團長,我們營早就做好了戰斗準備,就是等鬼子往扎好的口袋中鉆。不過……”劉林義突然為難起來,像是有些信不過從偵察部隊中調來的那個日語翻譯。

    “有什么話就說。”

    “團長,我懂的日語多半都不是好詞,也沒辦法檢驗縱隊派下來的日語翻譯的水平到底如何?要知道,等鬼子來了,王翻譯要是顛來倒去只會幾句罵人的鳥語,小鬼子現了,后果不堪設想。”劉林義當然不敢當面質問王翻譯的本事,用眼神的余光看到,王翻譯正大大咧咧的坐在路邊的彈藥箱上,手中拄著的軍刀金sè刀把閃閃亮。白紗手套,锃光瓦亮的黑漆軍靴,還有那種從骨子里透出來的傲慢勁頭,那架勢比真鬼子還像鬼子,年紀看上去也不小了。至少,劉林義暗地里估o也是要三十多了,四十歲也不見得稀奇。

    不過,萬一是繡花枕頭,那可怎么辦?

    盛山亮笑了笑,站出來解釋道“老王是朝鮮人,打小學的就是日本話和日字。雖然沒有去過日本,但之前的戰斗中也化妝成日軍的o樣,還沒有1u過相。”

    “盛科長,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劉林義擔心什么,就是怕一旦鬼子大部隊趕到,被寄予厚望的日語翻譯是個二把刀,沒說兩句話就被鬼子兵識破,那么他好不容易想出來的辦法就不見得會奏效。

    陪著團長等人,劉林義一邊走,一邊自己的將青山鎮的防御情況匯報了一遍。包括他來了之后現了一些可以利用的日軍物品,準備來一場摟草打兔子的好戲。

    不過具體如何,還需要等鬼子來了之后再看。

    李明遠心中雖說擔憂,但自信的笑容可從來就沒有從臉上落下來過,這也把周圍凝重的氣氛沖淡了一些,一邊對劉林義的建議在腦子里不斷的回味,是否有明顯的破綻,如果沒有,如何把鬼子you導進入整個預想的伏擊圈內?他先說出了他的看法“日軍小部隊行軍或許沒有斥候,但是大部隊行軍,斥候的肯定會和大部隊保持一定的距離。這個距離足以讓后面的鬼子大部隊聽見斥候起的戰斗,還能保持一定的聯系。”

    “團長,我的想法就是將日軍的斥候先干掉。畢竟最多一個小隊的日軍部隊,我們還是能夠在短時間內解決戰斗的。如果日軍大部隊抵達,想要偷襲就不可能了。”劉林義苦著臉,心說團長你的胃口也太大了!

    李明遠點了點頭,有些不甘心的說“這倒也是,鬼子人一多,士兵之間說話的也不會少。我們只有一個會日語的翻譯,到時候肯定會暴1u的。要是能有繳獲的偽軍軍裝就好了。”

    大隊偽軍,跟在小股日軍背后,王耀武揚威的樣子,劉林義再熟悉不過了。

    武定縣的保安團就是這副德行。

    可眼前是鬼子野戰師團,那里會有偽軍跟在身后啊!

    實力的差距,不得不讓指揮員選擇最對自己危害最小的戰斗方式,偷襲無疑想的戰術。

    天漸漸的昏暗了下來,距離全黑下來還有一段時間。遠處那顆孤零零在土坡上的小樹,只能在望眼鏡中才能看的真切。忽然,小樹搖晃了一下,倒了下來,這是預定的暗號,說明鬼子來了。一個不太完整的橋頭堡陣地,一個無法承擔重型火力的小鎮建筑。在這一天之后,注定將被載入史冊。

    !

    ,注冊用戶天天登6送q幣,話費真給力!x!。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