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408章 陣防流(中)
    第四零八章陣防流

    總指,作戰參謀門正在忙碌,而曾一陽逮住機會正在和謝維俊下棋。

    琴棋書畫之中,琴需要一個很好的家教底蘊,還便有一定的經濟基礎;書畫卻是一項在尋常不過的文藝,但需要學習的人有很高的天賦。但下棋就不一樣了,販夫走卒喜歡下,街頭的小商鋪老板喜歡下,大人物也喜歡下棋。

    在國學中,棋是一項對腦力要求很高的活動,也能看出一個人品xg涵養的捷徑。

    不過,很多經驗之談也做不了準,只能看的‘大概其’。

    何謂‘大概其”雖不中異不遠矣。

    曾一陽的棋路不算太正,好用奇兵,但是棋力不高,平時和謝維俊下棋多半最后是和棋。

    當然是曾一陽眼看要輸棋的時候,總能找到借口將下棋這檔子娛樂放下來。所以和棋也是必然的,畢竟謝維俊也沒有贏。今天這架勢,曾一陽似乎又遇到坎上了,左手拖著下巴,眼神直勾勾的盯著棋盤,一時間想不出破解之術的他也不由的頹喪。

    眼看就要以一場慘敗收場,曾一陽頓時坐不住了。

    “肖龍……”

    “長您叫我?”

    “你將2師的情況匯報一下,到什么位置了,部隊和日軍有沒有出現大規模的交火。”

    27旅團一路東進,留下了一大片大后方,雖然喜多誠一為了不降低27旅團的進攻能力,從手中硬是擠出了一個聯隊的守備兵力,補充道已經占領下來的鐵道線上。

    一方面,可以利用鐵路給27旅團送去大量的補給和作戰物資;而另一方面,喜多誠一是把籌碼都放到了27旅團的身上,為此投入多一些也可以理解。

    肖龍偷偷耷拉視線一看棋盤上的態勢,多半就知道這是曾一陽的脫口之詞。一定是見要輸棋,才用轉移視線這一招來將這局棋給扣下來。反正,棋盤上慘不忍睹,一般要來個子的曾一陽也就認了,但是要是輸的太多,這就關系到一個面子問題。

    肖龍為難的吱唔道“兩天來鄭師長也沒有詳細電報……估計2師白天不敢用電臺,怕被鬼子現,而夜晚2師又要行軍,所以……”

    “沒有?”曾一陽站了起來,離開棋盤遠遠的,不過他并沒有放過這個話題,反而讓肖龍去求證日軍在中東路上的防御兵力布置,另外作為隱蔽行蹤夜間行軍的2師,距離27旅團的位置也最好要搞清楚“電臺下一次聯系時間是幾點?”

    “晚上八點。”

    “以總指名義讓2師報告確切位置,如果我猜想的沒錯的話,日軍前鋒已經抵達綏化,甚至可能已經起攻擊!”曾一陽微微定了定神,剛在下棋的時候,他就是想著這個問題。本身棋力就比謝維俊差很多,加上心中揣摩日軍的動向,棋下的就更臭了。

    謝維俊搖了搖頭,一個子、一個子的收起來,放在棋盒里,這副棋是從戰場上繳獲的云子,通體光亮,白子對著太陽光下,還能看到一層若有淡黃底sè,黑子則顯墨綠sè。

    肖龍走后,謝維俊收好棋子,轉頭問“綏化的而防御會出現問題嗎?”

    他記得在安排駐防綏化的部隊的時候,曾一陽曾經猶豫過,想從3縱里抽調部隊,不過后來因為北線3縱牽制12師團已經非常吃力,如果再抽調兵力,3縱就可能出現兵力不足的問題。

    當時北線的阻擊戰關系到整個戰局的勝負。

    一旦12師團成功南下,在松nèn平原上作戰的部隊將會遇到腹背受敵的威脅。

    權衡之后,曾一陽力tg古敬生擔任綏化防御的主將。并將好其22團為骨干,加強了在火力上的配置,擔任綏化的防御駐守部隊。

    這在曾一陽的指揮中第一次在一條方面上使用城市攻堅戰,而不是利用山勢,地利布置戰場。對于曾一陽來說是第一次,而對古敬生來說也是第一次,能做多好?

    在戰斗沒有結束之前,曾一陽也不敢打包票。

    “綏化城的情況有點像是在山東作戰時的滕縣保衛戰,作為徐州會戰中的非常艱苦。面對敵人的重火力覆蓋,川軍是用傷亡才給南線的臺兒莊爭取了3天時間。”曾一陽顯得有些沉重,那次作戰,守軍幾乎是打光了。

    “沒錯,當時王銘章遇到的還只是日軍的一個聯隊。”謝維俊接著說“但綏化不同,古敬生的22團組建時間雖然不長,但戰斗力應該不比川軍弱,而且裝備上也要好過川軍,后方又有鐵山的援助,日軍一時間應該無法那么容易突破綏化的防線。”

    “不然,日軍27旅團在榆林戰役后一個趕到戰場的,其作作戰能力還有所保留。但火力上已經具備日軍中支隊作戰的能力,喜多誠一一定會將重要的籌碼放在高品彪的身上。”曾一陽想了想才繼續說道“戰斗力或許會略差于瀨谷支隊,但絕對不會差太多。”

    “喜多誠一會孤注一擲?”

    “如果是你,你會怎么想?”曾一陽反問。

    中路突破的14師團一時受制于1縱的防御線,缺乏坦克裝甲車的14師團,在沖擊正面防線上所運用的手段不太多。運用的戰術都是日軍中非常常用的步炮協同戰術,但兵力上明顯不足。

    “我?”謝維俊現是愕然,隨后凝重道“不戰而先謀利失,要看喜多誠一需要多大的功績了。”

    任何國家,任何軍隊中,想要晉升,或者面臨晉升的軍人,都需要依靠軍功來表示其能力,是符合晉升標準的。日軍也不例外,皇室成員的晉升容易一些,但很多也需要在戰場上走過一遭才能行,及時所有人都知道這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

    喜多誠一在北滿除了能指揮第14師團,他還能指揮的動誰?

    不管是河邊正三和塚田攻,都不可能完全受命于喜多誠一的指揮,因為喜多誠一身上有很多的特殊xg。

    日軍中對參謀是非常重視的,但到了喜多誠一的這個位置,從少佐開始就基本上沒有怎么帶過兵,一直擔任情報收集和特務訓練,組建情報站,可以說喜多誠一從軍生涯中,帶隊最大的部隊是大隊,忽然有一天,讓他擔任一個師團的最高指揮官已經是夠讓人驚嘆的了。

    尤其是,這個師團還陷入了前線作戰之中。

    事實上,不被信任的標簽已經貼在了他的額頭,不過他有意沒意的不去想而已。

    “14師團的主力在南線?”謝維俊驚叫道。

    “我也是這幾天才現的,1縱正面日軍火力雖很強,但是進攻投入的步兵太少,這就說明了兩個問題。一是,14師團并沒有將1縱正面防御陣地作為其戰役突破的主要方向;二是,正面進攻應該是14師團或者說喜多誠一的一種掩飾,試圖掩蓋南線的作戰,這樣一來其南線投入的兵力絕對不會至少14師團7成的戰斗力在南線。”曾一陽抬頭看了一眼天空,沒有云,正符合秋高氣爽的季節規律。

    但曾一陽希望戰斗在雨季中進行,而不是在陽光明媚的天氣。

    這樣,日軍的飛機揮的作用將會很有限。

    綏化城,高品彪終于現他的一個步兵大隊在戰斗還沒真正打響之前,就成了綏化守軍的戰果。

    讓他無法容忍的是,這個大隊竟然是在他眼皮子地下成為戰場上由放棄耗時耗力的正面強攻,確認了偷襲的戰斗部署。

    炮火猛烈的轟擊了半天,從中午開始,綏化城內無時不刻就籠罩在戰爭的y云之中。

    戰斗從打響的那一刻,高品彪就沒有讓攻擊緩和過一下。

    作為進攻方的日軍雖然很疲勞,但防守方的22團,更是盯著絕大的壓力和傷亡在苦苦的支撐著隨時都可能淪陷的防線。

    日軍已經攻破城門,進入了城區作戰。

    巷戰一度成為戰場上的主旋律,好在古敬生準備充分,除了22團主動讓給日軍的一些城區,22團重點防御的區域并沒有丟失。

    但巷戰的這種緊張氣氛卻在22團指揮部內蔓延,政委徐祖龍就這油燈的昏暗光線,看著一天來的部隊傷亡,臉上萬分痛惜的說道“僅僅一天,我們團就傷亡過3oo人,明天這仗要是再這么打下去……”

    “政委凡是要看兩方面,表面上我們團上傷亡不小,但看看鬼子,這一天的傷亡差不多快抵上我們團的總兵力了。這是一場大勝,戰士們的心情也不會有所影響。”古敬生自信的說著。

    一旦進入巷戰,那么軍隊在城內的糧食和水源就會有些問題。

    要不是事先挖好了一些水井,恐怕部隊也堅持不了今天。不過戰場已經犬牙交錯,戰士們吃飯問題就變得困難起來,現階段只能以干糧為主食,古敬生也非常期望增援的2師能夠快的抵達戰場。

    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有些不甘心,要是用22團就將日軍一個旅團拖的苦不堪言,最后2師抵達戰場一鼓作氣,甚至可能創造戰場上的奇跡。

    !x!。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 宝博棋牌最新版本下载 极速赛车彩票破解公式 韩国快乐8官方开奖结果 股票趋势突破 闲聊闲来江西麻将 手拿葫芦也是八是什么生肖 青海11选五走势图今天 江苏7位数彩票开奖 江西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 豪利棋牌的二维码图案 股票明天开盘吗 真金棋牌游戏? 股票开盘前的竞价 pk10牛牛真的假的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360 两肖两码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