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四七八章 突破點
    一將功成萬骨枯,曾一陽深知此時不是婦人之仁的時候。bs  |我||

    和平時期,人命是金貴的。

    但在戰亂年代,人死的有所值,就已經不錯了。

    簽署命令的時候,曾一陽再也沒有猶豫,對于他來,一個穩定的北滿局勢很重要,但是南滿縱隊的存在也同樣重要,他猶豫,就是但心張吉海在這次偷襲作戰中,被關東軍野戰主力圍困。

    為此,曾一陽還專門以個人名義了一份電報,提醒張吉海早做部隊突圍的打算。

    但臨江一定要打,打的下固然好,打不下,也能拖住關東軍數萬精銳,這已經是大功一件。

    在臨江城外的山林中,已經等待了5天的張吉海感受著時間給他帶來的巨大壓力。從根據地起運的野戰干糧在還運送的途中,可前線戰士們的干糧袋中的糧食已經不足以維持三天的量。

    加上連續幾天沒有吃到熱食,不少戰士的情緒和體力也在下降。

    “政委,再這樣下去,部隊就是不被鬼子圍困,也會因為病患的增加,失去戰斗力。我們一定要想想辦法,趕快對臨江下手。”張吉海行色匆匆的營地巡視回來,看到一個個臉色蒼白的戰士,他的心都快糾結在了一起。

    魏拯民抬頭眺望了遠方,清晨的臨江城就像是籠罩在霧氣中一般,多了一份神秘的味道,不過他還是固執的問“總部有消息嗎?”

    “等,我們已經等了三天了。如果總部還沒有命令下來,只要兩天,縱隊主力就不得不撤退。當然,這樣做唯一的好處就是。我們很可能繞過圍剿根據地和主力的日軍精銳,在其反應過來之前,進入山里。”張吉海帶情緒的氣話,當然不能做的了數。

    但這也是張吉海內心的真實寫照。

    臨江城的防御絲毫沒有破綻,就南滿縱隊手上的這點兵力,想要撼動臨江的城門,強攻,那是不可能的。部隊再集結在臨江周邊這些危險區域。對他來,無疑是將部隊置身于火山口之上。

    一旦被鬼子警覺,等待南滿縱隊的將只能是突圍,突圍。再突圍。

    部隊也將在一次次突圍中,不斷的損失,甚至被殲滅,這個張吉海絕對不愿看到,也不敢看到的一幕。

    只有來到通化。來到金川,樺甸。

    真真切切的回顧過抗聯戰斗過的地方,看到那些隱秘在山林之中的斑斑血跡,還有那些失去了部隊聯系。卻仍然和鬼子在周旋的勇士們。張吉海心中沉甸甸的,他感覺到。他接受的不光是總部領導對他下達的開辟根據地的任務,更是接過抗聯先烈們未完成的事業。

    這份事業不應該在他的手中被終止。而應該揚光大下去。

    正在張吉海胡思亂想的時候,定點開啟的電臺有了反應。

    匆匆剛來的張吉海一字一句的看著通訊參謀將將電報翻譯出來,很快一份完整的電報出現在張吉海的面前。

    “我松嫩主力集結齊齊哈爾一線,部隊已經完成對齊齊哈爾外圍日軍據點的攻占,正在往縱深插入日軍防區……”

    魏拯民不明白這份電報的意義,從表面上看,這是總部對南滿縱隊作戰的牽制之舉,是一種將日軍分神的戰略部署。

    不過,就北滿的戰局,會不會影響到南滿的作戰上來,他還真的沒有細想過。再了,即便關東軍受到北滿戰事的波及,下決心的也是關東軍高層,也不是魏拯民能夠明白得了的。

    不過,張吉海似乎從電報中看到一點對他有利的信息,這不正是曾總一直在使用的麻痹敵人的做法嗎?

    不管齊齊哈爾能否打下,對于南滿縱隊來,無疑是多一份時間上的準備。因為,關東軍必然會懷疑,曾一陽主力進攻方向,而忽略南滿縱隊這支規模并不大的地方部隊。

    “政委,馬上準備集結部隊。”

    “司令員,你看出來什么?”

    張吉海略帶輕松道“我敢肯定,接下來我們的作戰命令馬上就會下來,還有和金川的縣大隊協商,臨時給縱隊主力準備7天的糧食。”

    “好,我馬上去辦。”

    正如張吉海預料的那樣,在收到第一份電報之后,在短短一個時之內,接接收到了三份電報,其中正是有一份作戰命令。

    對于這份遲到了的作戰命令,張吉海感受頗深。

    好在部隊已經全部做好了戰斗準備,只要作戰命令下達,部隊馬上就能投入戰斗。

    偵察連散開遍布山林的尋找,并沒有找到日軍的炮兵陣地,但這一切都不重要。張吉海從種種日軍的奇怪舉動中,現了在在日軍大林據點的炮兵,這已經足夠了。

    但是如何起攻擊,他還需要等。

    算算時間,據點的鬼子去臨江領取物資補給的日子就在今天,這是一個彩虹難逢的好機會,等待鬼子隊人馬,帶著大量從臨江城中運送出來的補給截斷,不管臨江城的鬼子,還是據點的日軍,都將無法坐視不理。

    1團高城嘴上的燎泡厚厚的積攢了一層,這都是幾天來心急難耐熬的。

    不過高城的好心情馬上被張吉海調動了一起來,蹲在張吉海邊上,裝模作樣的看了一陣地圖,地圖太大,高城沒有看出什么門道來。吉林和奉天的鬼子主力可不是他能考慮的。

    等了一會兒,高城忍不住問“司令員,怎么打?”

    張吉海從地上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畫了兩個點,再用線將兩個點連接起來,高城很容易的就看出,這一應該是一場圍點打援的作戰“1營。3營擔任主攻,炮連支援,我保證在兩個時之內解決戰斗。”

    “哦,你都知道怎么打了?”張吉海詫異的撇了一眼興奮不已的高城。語氣卻不太友好。

    高城搓著滿是老繭的雙手,嘿嘿笑道“當然,需要司令員您點播,這仗才能打出彩來。”

    張吉海在兩城之間,畫了一條道,這是卡在公路邊上的一段上坡的地。兩面僅僅比公路高處不到不到三四米的高度,部隊想要隱蔽都很難,再了。這地方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想打也沒有鬼子來送死不是?

    看到這里,高城為難的“司令員,這鬼地方叫禿子嶺。其實就是一個土坡,藏一個連都藏不住,更別打打伏擊了。”

    “我讓你在禿子嶺上設伏擊圈了嗎?”

    高城無奈的搖搖頭,官大一級壓死人,何況張吉海比他高了好幾級。

    “我們抓到的偽軍透露。每隔三天,大林據點的鬼子就會從臨江領取物資。我們在禿子嶺后建立伏擊圈,再在嶺上布置一個排的兵力。這里,這里。還有這里,都給我埋設地雷。記住,地雷不一定要密集。但是一定不能讓日軍車隊抵達禿子嶺的制高點。”張吉海想了想,還是特意囑咐部下注意大林方向的日軍。

    “這是為什么?”

    “情報中,日軍的炮兵在據點隱蔽,在唯有炮兵具體目標指定的情況下,炮兵想要越過制高點,打到背后的我軍,準度就會差很多。如果日軍配屬的是野炮的話,那么將直接規避日軍的炮擊。給阻擊臨江趕來的日軍增援部隊減少損失。”張吉海的腦中已然有了一個嚴密的作戰方案,他將一點點的實施下去。

    每一個方案的指定,都將建立在嚴謹的推算上。

    高城想了想,點頭道“我明白了司令員,這是打中間,兩頭開花的打法。伏擊日軍車隊,部署一個連的兵力就足夠了。”

    “不行,將1營帶去。”張吉海手中的樹枝突然在地上胡亂的嘩啦起來,過來一會兒才“部隊打伏擊要快,不能讓鬼子有一點警覺就要拿下所有的鬼子。控制道路,并等待臨江的鬼子打上來。”

    “那什么時候打鬼子據點?臨江城內的鬼子現鬼子據點遭遇攻擊,會出來增援嗎?”高城出了自己的疑惑,在以往的圍點打援中,部隊圍困據點,打周邊據點的鬼子援軍,這套戰術已經非常成熟。

    也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讓鬼子摸不準脈。

    有時候,作戰目標是東邊的鬼子據點,但是大部隊就是圍上了西邊的鬼子據點,聲東擊西,不僅可以讓鬼子疲于奔命,還能將原本少有破綻的鬼子防御線上撕開一個口子,創造機會。

    張吉海將任務下達之后,馬不停蹄的帶著警衛員匆匆和2營匯合到了一起。

    這場戰斗的關鍵,就是據點日軍派出援軍,并將日軍據點中僅有的那點步兵拖住,為主攻部隊攻打據點創造條件。

    而張吉海將指揮一個營的兵力,配屬縱隊直屬部隊,一個工兵營對日軍據點起猛攻。

    在此之前,他要做好對日軍據點外圍火力的偵察和排除。

    這時,那個被抓住的偽軍排長,再次成為攻打據點日軍最重要的情報來源。

    “長官,這里有雷區,還是兄弟們被皇軍……哦不,是鬼子逼著給埋下的。據點的重機槍火力,正好可以覆蓋整個開闊地,想要從正面起攻擊,確實非常困難。”

    “這周圍還有什么地方可以通過雷區的。”張吉海暗自焦急,臉上卻依然繃著,看不出真假來。

    偽軍排長當了俘虜,可對于眼前這股敢在日軍面前攻打堅固堡壘的部隊一點都不看好。他還在盤算著能夠等戰斗中逃出去,眼珠子亂轉之下,卻不在話。

    “長,二鬼子死心塌地給鬼子賣命,干脆一槍斃了……”

    邊上的戰士們一嚇唬,這才將俘虜的偽軍排長驚醒了過來,他現在關鍵不是怎么逃出去,而是活著,撲通一下跪下“不要殺我,我知道一條溝岔,穿過雷場,沒有地雷。”

    {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