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血戰旗 > 第四八一章 破臨江
    安田少佐自殺了,前有強敵,后有叛軍的情況下,安田少佐在自殺前給臨江的日軍指揮部了一份電文。

    “……野戰炮兵第371大隊,遭受張吉海部主力猛攻,皇協軍反叛,大隊決心以大炮共存亡……天皇陛下萬歲,大日本帝國萬歲……”

    日軍臨江城指揮官,川上中佐這才明白,張吉海早就已經抵達了臨江,但是師團部和他還大意的認定,張吉海的主力正在從樺甸被師團主力追擊,隱蔽在金川的山林之中。

    師團主力正在從奉天趕來配合圍剿的第2旅團,將張吉海部主力圍困在金川,準備派兵進山圍剿。

    “八嘎……”

    川上中佐怒不可赦的拔出戰刀,猛砍桌子。厚實的中國家具,并沒有讓他的怒氣在四分五裂之下,消弭殆盡。

    反而戰刀卡在了木料之中,一時難以拔出。

    喘著粗氣,正在跟一堆破木頭較勁的川上中佐下達了一個非常迫切,但有很無奈的命令“命令城外的兩個小隊立刻回城。”

    “閣下,恐怕……”

    部下為難的看了一眼盛怒中的長官,但是想要讓城外的部隊撤離,如果沒有派出援軍接應的話,確實不容易。

    等一干日軍指揮部參謀登上城內的制高點,卻看到城外的兩個中隊已經和對手打成了一鍋粥,這個時候,讓炮火壓制也無法起到增援的效果,兩軍交織在一起。戰斗已經成了近距離的搏擊戰,遭遇戰。

    怎么會這樣?

    川上中佐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在鐵路橋上的兵力是不能撤離的,這是拱衛關東軍和朝鮮駐守軍之間最關鍵的橋梁。一旦被鐵路橋失守,不管臨江之戰最后的結果,川上中佐將不得不面臨戰敗謝罪的絕境。

    但川上中佐也明白,城外的兩個中隊已經撤不回來了。

    和對手一個營的兵力交戰在一起,一開始的戰斗,擔負的日軍全部都是仰攻,傷亡本來就比高城指揮的1營大,要不是日軍野戰師團的士兵素養確實要高人一籌。說不定高城已經重創了日軍,并逼迫日軍開始退敗。

    怎么辦?

    川上中佐心中焦急如焚,卻裝作鎮靜的回頭對通訊參謀問道“報告師團部,川上聯隊在臨江城外3公里處。現張吉海部主力,我臨江城內北上交通已經被中斷。并懷疑在金川和臨江交界處的大林據點已經被張吉海主力攻克……”

    說道這里,川上中佐臉上的肌肉抖動的非常厲害,過了一會兒,這才說道“……第2野炮兵聯隊。安田大隊火炮可能落入敵手,望師團立刻和駐扎在平壤之朝鮮駐守軍第19師團聯系,派出援軍支援臨江。”

    出人意料的伏擊。

    一場毫無征兆的作戰。

    故布疑陣的小部隊牽制。

    種種跡象表明,指揮這場作戰的正是關東軍在南滿的頭號大敵張吉海。作為關東軍關注的東北高層人物之一。張吉海指揮的部隊雖說是最少的,但絕對是一個最危險的刺客。曾一陽在組建這支部隊的時候。就是針對了南滿的復雜地形,裝備采用了日軍的常用步兵營火炮。迫擊炮和7o山炮,機槍的火力極其強大。尤其是在攻城巷戰之中,張吉海還有手中的一張王牌,營。在巷戰中,裝備德國造駁殼槍,手炮和手榴彈,在院落縱橫的城區內,對守軍的威脅絕對是致命的。

    所以,從組建之初,張吉海扮演的角色是刺客,而不是對手。

    像1縱,1o縱這些部隊作戰大部分在平原和丘陵混合地帶,作戰還有跡可循,配合炮兵騎兵等諸兵種作戰,關東軍雖說也頗為頭痛,但是要想防御,還是有跡可循的。

    但張吉海不同。

    南滿縱隊一直隱蔽在樺甸、金川、通化等山林之中,就像是隱藏在草叢中的毒蛇,每一次出擊都是見血封喉的巨毒,總能讓關東軍上下整棟一番。

    因為南滿縱隊所在位置實在是太重要了,北上就是奉天和吉林最重要的軍工城市,一旦這些城市遭受破壞,軍功產業停止開工,那么關東軍將至少減少9成的鋼鐵產量,一半的槍械和彈藥產量。這個數字將占整個日本6軍軍工生產的一半左右。

    更為嚴重的是,日本在失去了從美國進口鋼鐵的貿易份額之后,滿洲的鋼鐵產量將占據其總產量的9成左右,說的不要聽一點,南滿鋼鐵株式會社的倒閉,將會讓整個日本軍隊沒辦法生產一顆炮彈,一子彈。

    在梅津美治郎離任之前,關東軍就針對過南滿縱隊的行動。

    但是由于北滿爆大戰,梅津美治郎也無法抽調重兵對南滿縱隊活躍的一些區域進行重兵圍剿。

    畑俊六上臺之后,對南滿的控制力度加強,但也建立在從周邊封鎖南滿縱隊的補給,堵截道路,建立堅固的據點,用來蠶食和分割南滿縱隊的抗日根據地。

    這套做法,在對付皖北的新四軍和,頗見成效。

    但是對張吉海來說,圍追堵截的作戰方式,很適合他的部隊。因為他早就有所應對,在大山深處儲備了一定數量的糧食和彈藥,用來應對關東軍圍剿帶來的物資匱乏,短時間,甚至半年一年,南滿縱隊都通過跳到外圍來破壞關東軍的圍剿,還能在行軍之間,從各地的物資儲備點獲得部隊必須的補給。

    這樣一來,關東軍的圍剿就等于宣告了破產。

    無奈之下,畑俊六只能調集重兵來對付盤踞在山林中的南滿縱隊。

    而如何設定一個誘餌,就變成了重中之重。最后畑俊六在司令部參謀的建議下,將目光盯在臨江。

    溝通鴨綠江南北,朝鮮和滿洲重要的鐵道線,周圍都是山林。是野戰伏擊最理想的戰場,當然也是關東軍抱有很大期望的伏擊戰場。

    從朝鮮趕來的援軍,乘坐火車,只要3個小時,就能有一個野戰聯隊抵達臨江城。而從奉天的援軍也只要穿越不到1oo里的山林鐵路,就能抵達戰場,道路通暢的情況下,一個野聯隊能夠在4個小時內。從集結并抵達戰場。

    半天之內,一個旅團的作戰部隊抵達戰場,對于兵力僅僅才三四千人的南滿縱隊主力部隊來說,這么多的日軍野戰部隊前后夾擊。必然是毀滅的結果。

    張吉海馬不停蹄的命令部隊將還能用的大炮選出了兩門,讓炮兵用馱馬拖著往臨江城外趕去。

    而參與進攻據點的兩個營的兵力,也跑步前進,立刻對城外的日軍部隊實行圍剿。

    “快,大家一定要快。”

    “戰士們。加把勁,打下臨江城。”

    陳光三個縱隊的兵力從三面合圍北滿重鎮齊齊哈爾,這對于張吉海來說不是新聞了,但對于南滿縱隊的戰士來說。確實是一個大新聞。很多人以前并不知道松嫩平原,甚至連山里都沒有走出去過。

    但是政治宣傳之下。連不識字的戰士都能對松嫩戰役說上幾句。

    而齊齊哈爾是嫩江上最大的城市,對于東北的抗日局勢來說。打下齊齊哈爾,那么抗日根據地和關東軍之間的斗爭將進入一個新的篇章。關東軍將徹底喪失北進的戰略橋頭堡,而失去了北進的實力之后,東北局的抗日形勢將從穩固防御,到穩固展的階段。

    積蓄力量,等待最后將鬼子趕出國門。

    在部隊的行進隊伍中,張吉海不時的停下來,看一眼行軍的隊伍,上千人跑步的隆隆聲,將揚起來的塵囂散落半空,此刻他的心才稍稍的安定了下來。

    忽然跟在隊伍中的一個熟悉的身影讓他一震,連忙上前拉了一把。

    魏拯民氣喘吁吁的抱怨道“老張,伱這性子可要改改,打起仗來,戰馬都攆不上伱的兩條腿,哪兒危險就往哪兒沖,伱要是出現意外,讓我怎么帶部隊?”

    戰友的關心讓張吉海心中一暖“老魏,伱可別謙虛,說起打仗,伱也是把好手。”

    “不過伱讓戰士們將大炮拉走埋掉,就留了兩門炮,是不是太可惜了一點?”魏拯民不解的問。

    張吉海擔憂道“這大炮可都是寶貝啊!我都恨不得抱著大炮睡,可是一來我們馬匹不夠,進山這些大炮肯定需要拆卸。馬馱不了,只能讓人扛著,那我們還能跑的快嗎?失去了在山中的機動能力,小鬼子很快就會攆上我們。就我們現在的家底,和小鬼子主力一碰就是個死。”

    “伱說鬼子的援軍還有多久趕到?”魏拯民一聽也對鬼子的援軍非常擔心。

    南北夾擊之下,就是一個師的兵力,又能抵擋多久?

    “半天!”

    “半天?”魏拯民大驚失色的喊到。

    張吉海莞爾一笑道“半天是鬼子道路暢通的情況下,我已經派出小部隊破壞鬼子的鐵路和公路。不過最多也只能拖住鬼子一天的時間,所以留給部隊攻城的時間也不多了。”

    “這臨江城內的物資?”魏拯民心下不忍,卻還是多說了一句。臨江是南北交通要道,關東軍在此建造了大量的倉庫,包括糧食和軍用物資,可以說只要將臨江城內的物資搬光了,部隊就是一年也不需要給養補充,也能連續作戰。

    張吉海微微一愣,隨即狠道“一把火燒掉,我們拿不走,也不能給小鬼子留下。”

    臨江建城已經有些年了,但關東軍為了建造南北鐵路通道,將大半個臨江城的城墻拆掉了,這給主力進攻臨江城了不少的便利。

    兩門野炮接二連三的對日軍固守的堡壘直射,破擊。

    很快缺乏守軍的臨江最重要的區域火車站,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感謝各位書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