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痕小說網 > 超級老公寵我上癮梁千夏 > 超級老公寵我上癮梁千夏全部章節 第1073章 大結局篇9

超級老公寵我上癮梁千夏全部章節 第1073章 大結局篇9

    深夜。

    桑柔潛入了戰斯年的房間。

    戰斯年見到她,略微有些吃驚。“是你”

    桑柔比了個手勢,“小聲點。”

    “嗯。”戰斯年點點頭。

    桑柔走過去,坐下,“是你自己要留下來的”

    戰斯年搖搖頭,鄙夷的輕笑,“我有別的選擇嗎”

    桑柔皺眉,“可是,黎勝天說,孩子不在他這里那你留在之類,有什么必要”

    “他說的你信這種話”

    戰斯年搖了搖頭。

    桑柔不明白,“什么意思”

    戰斯年默了默說到,“他是怎么跟你說的”

    “他說”桑柔回憶了一下黎勝天的話,“小布丁確實不在他手上,而且,他也不知道”

    “他這么說的”

    戰斯年冷冷一笑,“你相信他的話”

    桑柔不明白他的意思,“我不是相信他,可我比你們要了解他,孩子應當的確不在他手上。”

    “好。”

    戰斯年點頭。

    “我們姑且相信這一點,那么,他就真的不知道孩子在哪里”

    桑柔沉默。

    “你別急著回答我,想一想看,他說這話時的表情。”戰斯年提醒她。

    桑柔想了想,像是突然想明白了。

    “他好像勝券在握。”

    “那就對了。”

    戰斯年哂笑,“他憑什么勝券在握就憑他不知道小布丁的下落,而我在他手里嗎”

    事實上是,掌控一個成年人,要比掌控一個孩子難得多

    而且,戰斯年絕對不是泛泛之輩,他把戰斯年放在這里,無疑等于是給自己埋了一顆定時炸彈

    戰斯年說到。

    “桑小姐,我不知道,你和斯爵是什么關系,但我現在能夠相信的人只有你了。”

    桑柔點點頭,“我會想辦法。”

    想辦法知道,小布丁到底被藏在了什么地方

    “啊”

    梁千夏自睡夢中驚醒,渾身的冷汗。她閉上眼,實在不愿意再去想猛里的情形

    她緊緊抱著自己,嘴里喃喃。

    “小布丁,小布丁”

    房門被推開,戰斯爵沖了進來。

    “夏夏”

    戰斯爵身上穿著睡袍,顯然是聽到梁千夏的喊聲進來的。他坐下來,抬手在她額頭上抹了一把。

    都是冷汗。

    “做噩夢了”

    戰斯爵眉頭緊鎖,不知道該怎么安慰她。

    他心里很清楚,他安慰不了一個擔心孩子的母親。

    梁千夏臉色蒼白,強自扯了扯嘴角,她知道他很忙,他的擔憂也不比自己少。

    而她,什么忙也幫不上。

    在這種時候,她的脆弱只會給他添亂。

    梁千夏攥緊了手心,搖搖頭,“我沒事”

    她這樣,只有讓戰斯爵心疼。

    “夏夏,想哭就哭出來。”戰斯年輕輕抱住她,“我們是小布丁的父母,在我面前,你不需要忍著。”

    梁千夏眼眶瞬間就紅了,“我可以嗎”

    “嗯。”

    戰斯爵點點頭,“當然。”

    梁千夏眼皮一垂,靠在他懷里,低低啜泣,“對不起,我知道自己沒用,我不該添亂,可是,我真的好擔心”

    “小布丁從生下來,就沒有吃過一天苦”

    戰家上下,都把她捧在手心里。

    她連吃的東西,都是營養師專門配置的比一般富貴的孩子,小布丁都還要活的更精致

    雖然,戰斯爵和戰斯年都說,小布丁是對方的籌碼,她不會有事。

    可是,僅僅是安全,做母親的就能夠不擔心了嗎

    “小布丁不知道吃的好不好她的脾胃都已經被養刁了還有,她看不到媽媽、哥哥,能不能好好睡覺”

    自己的孩子,擔心的自然是方方面面。

    梁千夏只要想到小布丁不高興的噘嘴開始哭鬧,一顆心就揪到了一起。

    戰斯爵靜靜的聽她哭訴著,輕撫著她的頭發。

    “這些賬,我都會一一記下不會讓那些人好過的”

    他們的心肝寶貝,哪里能受這些委屈

    門外,夏佐也沒有睡著。他同樣被梁千夏吵醒了,但還有另外一層原因,就是他擔心妹妹,本身睡的就不沉。

    聽了梁千夏哭訴的話,夏佐默默攥緊了手心。才這么小的孩子,臉色卻陰鷙的可怕。

    他的妹妹,現在不知道怎么樣了

    自從他跟著先生來到荔城,先生交給他的任務,就是照顧好妹妹

    可是,他卻沒有做到

    妹妹竟然被人給抱走了,他真是沒有用

    夏佐一咬牙,進了小布丁的房間。

    因為小布丁不在,房間里屬于小布丁的味道似乎變得十分濃郁。

    夏佐眼底濕潤,往小布丁的床上一趴。

    眼睛緊閉著,深吸口氣全是小布丁的味道

    他不是第一次在這里睡覺,他曾經陪著妹妹無數個夜晚,給她唱歌、哄她睡覺

    可是,為什么偏偏那天,他沒有呢

    因為,他馬上要參加一個競賽,要看書、做準備,怕妹妹吵到自己,那一晚上,就讓保姆陪著她。

    現在想來,他真是個混蛋

    究竟是他的考試重要,還是陪著妹妹重要

    夏佐驀地抬起手,用力砸在了床褥上。

    “讓你準備考試讓你不陪妹妹夏佐,你是不是鬼迷心竅了現在妹妹沒有了,你高興了”

    夏佐翻個身,整個人呈大字躺在床上。

    可是眼睛死死閉著,淚水從眼角溢出他不能原諒自己,永遠都不能原諒自己

    如果可以,他想要代替妹妹受苦。可是,他卻連妹妹在哪里都不知道

    桑柔是一早來的。

    戰斯爵從樓上下來,臉色看起來不太好。

    “你”桑柔關切的問到,“怎么了看起來,沒有休息好。”

    她以為,是因為小布丁的事。

    于是勸到,“你可千萬要保重,眼下的情況,都還需要靠你。”

    “我沒事。”

    戰斯爵揉了揉睛明穴,坐下。

    解釋道:“昨晚夏夏沒睡好,我一走開,她就做噩夢,我陪了她一整夜,沒有別的。”

    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一直都在撐著。

    “哦,是這樣。”

    桑柔怔了怔,訕訕的笑著。

    問到:“她這樣,你不怪她嗎”

    嗯戰斯爵愣了下,才理解桑柔這話里的意思,“我怎么忍心怪她都是戰家的事,把她給牽扯進來了。”

    桑柔想到了什么,問到。

    “我以前還給你的戒指呢怎么沒有看你戴著”

    “哦”

    戰斯爵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在夏夏身上。”

    桑柔微怔,隨即笑了,“這樣啊。”

    ,ntentnu
为什么捕鱼达人2打不开